看到这个标题,有些炒股的投资者可能会心存疑虑,我炒的是美股,不是美债,美国国债收益率跟我有什么关系?

这国债收益率还真与你炒的美股关系紧密。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称为全球资产定价之锚,也就是说,你炒的股值多少钱,与这个收益率紧密相关。当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时,假设公司未来盈利不变,却要除以一个更大的分母来进行折现,得出来的现值自然就变小了。所以当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升时,便会压低所有公司的估值,对美股的影响是整体的、系统性的,只是与价值股相比,对成长型科技股的影响可能更为持久一些,主要原因是科技股前期估值过高,更容易受到收益率上升的影响。美债收益率上升将从以下几个方面影响股市: 随着收益率上升,大多数企业的借贷成本也会上升,从而影响企业盈利水平,部分风险厌恶型投资者可能抛售股票,重返国债和企业债市场,以获得更为稳定的回报,从而给股市带来压力。

当投资者进行股票投资决策时,会与其它投资工具相比较,比如债券和银行存款,会考虑货币的时间价值。考虑货币时间价值的存在,今年你拥有的$1,000加币与明年才能拿到的$1,000加币价值是不同的,今年拿到的$1,000价值更高。假设银行存款利率为2%,明年拿到的$1,020与现在的$1,000价值相当,现在的$1,000就是明年现金流$1,020按2%折现的现值。投资股票也是同样道理,理论上股票价值多少取决于未来现金流的多少,也就是公司的盈利能力。采用将未来现金流折算为现值的方式就可以计算股票的现值。

现实的情况是,没有人能够准确知道公司每年现金流是多少,现金流受多种因素影响,比如销售收入、成本、生意竞争策略等都会影响公司现金流。另外,还需要去猜测折现率是多少。折现率又受多种因素影响,比如无风险的国债收益率水平,通胀率及投资该公司的风险溢价。一般来讲,你投资的公司风险越大,不确定的因素越多,你要求的风险溢价就越高。

假设一家公司经营5年,每年的净现金流为100万加元,假设折现率为2%,那么该公司的现值就为471万加元。无风险的国债收益率上升,相应的折现率就会上升,公司的现值就会下降。假设折现率上升至4%,那么该公司的现值就为445万加元;假设折现率上升至6%,那么该公司的现值就为421万加元,与折现率为2%时相比,现值降低了10.62%。

如果投资美国高科技公司,影响现金流的因素还有增长率,即每年现金流还在不断增长,情况就更为复杂。假设公司的现金流增长率为10%,那么折现率为2%时,该公司的现值就为630万加元;假设折现率上升至4%,那么该公司的现值就为593万加元;假设折现率上升至6%,那么该公司的现值就为559万加元,与折现率为2%时相比,现值降低了11.27%,比没有增长的公司现值降低的幅度更大。

我们用股息贴现模型(DDM)来解释。股价P=D1/(r-g)(其中,P=股票价格,D1=下期股利,r=投资者要求的收益率,g=股息增长率)。根据公式,在股息D1不变的情况下,在去年无风险国债利率持续走低时,r降低,意味着分母(r-g)降低,股价也就会上涨。由于科技股通常具有较高、且更稳定的股息增长率g,因而r在降低,g在上升,分母(r-g)大幅减小,科技股股价就迅速飙升。对于许多价值型股票来说,其股息增长高度依赖于经济表现,疫情之下公司盈利很可能没有增长,而且还亏损,这种折现效应对股价的提升就不明显了。如果一旦美债利率从历史低点反弹且持续走高,随着利率的上行,价值股股息增长率也进一步提升的话,情况就会发生逆转。

美债收益率大幅攀升给全球资本市场敲响了警钟。随着经济的逐渐复苏,美联储宽松货币的拐点可能会提前到来,对投资者来说,经过了近期的市场的剧烈波动后,应该需要考虑自身的资产配置是否合理,高估值成长股比例是否过高,这也是提升投资风险防御能力的应对策略。

(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任何具体理财建议,若需财务规划建议,请联系作者或咨询相关专业人士。)

作者:张进,CFA,CFP,CLU,MDRT 特许金融分析师,加拿大注册财务规划师,特许财富传承与遗产规划师,环球百万圆桌会员。联系电话:647-686-6898, 微信:jz6476866898, Email:info@mvwealth.c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