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资最理想的状态是:在市场上涨时进入并参与,在市场出现下跌苗头的时候就退出,但是能够对市场涨跌做出准确判断的方法并不存在,所以桥水基金的创始人达里奥在他的《原则》一书中写道:“不断真切显现的最痛苦的教训是,没有任何东西是确定的,总是存在会给你造成重大损失的风险,即使在看起来最安全的押注中也是如此,所以,你最好总是假设自己没有看到全部。在每个投资者的职业生涯中,都有焦虑的时刻,你对未来的期待与真正发生的情况不符,你不知道自己面临的是巨大的机会还是灾难性的错误。”

他说他经常引用一句话是:“靠水晶球谋生的人注定要吃碎在地上的玻璃。”“1979—1982年,我已经吃了足够多的碎玻璃,也懂得了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预知未来,而是知道在每一个时间点上如何针对可获得的信息做出合理的回应。”

查理芒格曾说,投资你需要有耐心、守纪以及即使遭受损失和身处逆境也不会疯掉的能力。投资者从过往历史中可以学到的最好一条经验就是:股市没有坏时光就没有好时光。在一段股市长期的上涨中往往蕴含着短期阶段性的大幅回落,如果你不能接受短期的回落,那你很难收获长期的回报。

亚马逊(Amazon)、奈飞、和谷歌是过去10多年来快速成长的公司,长期投资者都获得巨大的投资收益,但投资之路并非一帆风顺。亚马逊自1997年上市以来,其股价也曾有三次跌幅超过50%。在 1999 年末互联网泡沫时达到顶峰时,每股约 90 美元。大概 2 年后股价约为 6 美元, 跌去了 85% 。奈飞自2002年上市以来其股价曾有四次跌幅超过50%,在2011年7月至2012年9月间跌幅超过80%。谷歌(Google)是这三家公司中最年轻的公司, 2004年其母公司Alphabet上市,在2017年11月至2018年11月间股价跌幅达到65%。巴菲特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价过去30年来也曾经历过数次巨大回撤,比如1989年回撤达37.5%,2000年其股价回撤达48%,2008年其股价回撤达51%,但从1965年到2020年,伯克希尔的年化收益率仍高达20.0%,而同期SP500标普指数的年化收益率为10.2%,从历年累计收益来看,伯克希尔增长高达28,105倍,同期标普指数只有235倍。

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,构建一个多元投资组合的最终目的是降低投资组合波动,获得长期回报。1998年,有人问巴菲特关于投资分散化的问题:请讲讲您对分散投资的看法?巴菲特回答:这个要看情况了。如果不是职业投资者,不追求通过管理资金实现超额收益率的目标,我觉得应该高度分散。我认为 98% 到 99% 的投资者应该高度分散,但不能频繁交易。Brinson等人在1986和1991年在《金融分析师杂志》发表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《投资组合绩效决定》一文;研究(Brinson et al, 1991)显示: 一个投资组合波动(Variation)的大约91.5%是由资产配置决定的;另一项研究(Ibbotson and Kaplan, 2001)显示,一个投资组合接近100%的投资回报,都来自于资产配置。由于资产配置对投资回撤指标和组合的波动性具有决定性的影响,所以投资者最主要工作应集中在确定资产的配置方案上。

假设你的投资总价值有100万加元,如果你不能承受超过20万加元的损失,那么你就不应该仅持有股票这一单一品种。假设股票市场最大回撤为50%,债券及其它资产类别在较长时间来看至少能保持其原有价值,那就不要配置超过40%的股票资产。芒格说过:如果你对于在一个世纪内发生两三次或者更多次市场超过50%下跌不能泰然处之,你就不适合做投资,格雷厄姆说过:股市在短期是投票机,长期是称重器,坚持多元分散投资才能让我们在充满陷阱和风险的市场中存活下来,成为最后的赢家。

(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任何具体理财建议,若需财务规划建议,请联系作者或咨询相关专业人士。)

作者:张进,CFA,CFP,CLU,MDRT 特许金融分析师,加拿大注册财务规划师,特许财富传承与遗产规划师,百万圆桌协会会员。联系电话:647-686-6898, 微信:jz6476866898, Email:info@mvwealth.ca